漫漫看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首页 >> 专题 >> 我心中的13队

我心中的13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1-25 | 死神论坛 死神漫画

      风林火山的领袖——山本元柳斎重国 总队长

      两个星座交界的时间出生的人,往往综合了两个星座的特色。所以我们能看到隐忍的山本,在纷繁复杂的局势中,总是未雨绸缪,镇定自若,当然一旦形势有变,绝不拖泥带水,快刀斩乱麻,冷静中隐含着不可动摇的冷酷。山本生日是1月21日,他的性格里自然带有魔杰座那

      领袖般的权术和水瓶座那种理智而又博爱的情怀

      总队长是不能够带有自己个人感[哗-]彩的,因为这是一个屹立于现在和过去的强者,他身上的疤痕,岁月侵蚀了的皱纹,都在隐隐约约却又直击要害的告诉所有的死神,他是尸魂界第一死神,护庭十三队的最高权威。

      没有人见过他的卍解,就像没有人能够有资格近距离的接触太阳,他的反应总是迅速的,就算是坐在那里威仪的眺望,但是谁能看的透他呢?但是当他做出应急判断,那么一切的攻势就开始了。当旅祸黑崎一护救走了朽木露琪亚,山本迅速的出击,但是我们看到他并没有卍解,他的思考里或许已经有了一种真想即将大白的感应吧。他战斗的步骤不紧不慢,镇定自若,却时刻的注意着一切变化。当真相大白,他又毫不犹豫的追击蓝染,他的行动就是十三队的方向,没有一点个人情感和色彩。他不救露琪亚,也不是刻意想杀露琪亚,因为他在遵守制度,制度这个词汇对一般人来讲是一种束缚,但是对这个能够维持尸魂界未来的人来讲,制度就是责任。里面没有不能夹带任何他个人的看法,不能有任何倾向,这是一个领袖必须要认识到的重点。

      他或许有些迂腐吧,他不敢为了几个人,或者某个人,来改变制度,或者有所退步,但是不代表他没有思考。十三队的队长每一位都极富个性,而且每一个人只要有所变动,就会像蝴蝶效应一样,整个尸魂界崩盘。这个时候的山本,就是一个方向,这个方向里有各种变化,但是操舵手是他,但是方向牢固的就像是钻石一样,那就是他的座右铭:怠忽正义之人,老夫是不会宽恕的。

      他的斩魄刀是最有侵略性,最强的火系斩魄刀,流刃若火。——万象一切、皆为灰烬,流刃若火。但是他每每都不愿意出手,甚至以自己出手为耻,他没有表现欲,也不愿意争头功,因为他是核心,所以当人们看到所有队长都倒下时,他屹立不倒,犹如泰山般雄浑和挺拔,他就是一面旗帜,犹如武田信玄的战斗信仰一般,那也是对他来说最贴切的评价。

      德音莫违,及尔同死的忠诚——碎蜂 二番队队长

      水瓶座女子的守护星是天王星,这颗星星我们多数人一生都无法见到,当人们懂得这个概念后,一些水瓶座的女子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你就不必感到惊讶了。其实水瓶座的女子都有很天真烂漫的一面,与其冷冷的外表形成对比,很少有人看到她们天真的一面,她们愿意展露给一个人看时,当然碎蜂把一切都交给了四枫院夜一。

      碎蜂的幼名为蜂梢绫,蜂家第九代传人。其家族“蜂家”是代代以处刑、暗杀为生的下级贵族。如果不能加入刑军,就会被家族流放。当一个幼年的少女别无选择的信仰四枫院家族历代的二番队军团长,以其卓越的能力历经七年终于能够考进自己一直憧憬的人时,她的一生就已经牢牢的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叫做宿命。

      值得参考的当然不是碎蜂本人,而是夜一,碎蜂的出生,成长,都无法逃脱出这个女人的左右。当然贵族也是有烦恼的,很多时候人们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像出生,就像身世,夜一别无选择的被别人崇拜,碎蜂更是别无选择的崇拜这个人。碎蜂的笑容很腼腆,就像春天的嫩芽,毫无准备的被夜一得春风所唤醒。夜一把碎蜂当妹妹一样看待,因为这个妹妹很单纯,更因为这个妹妹完全信赖她。

      但是信赖与被信赖,始终有一个是有选择的。夜一其实早已厌倦了斗争吧,当她的实力和权力足够丰盈的时候,她就有了自己的选择。恰恰以夜一为生命依托的碎蜂却没有选择。所以,就像我们长大之后,很多要好的朋友与我们没有选择的天涯两别一样,我们的无奈是可以说的,可是碎蜂不能说,她也没有人可以说。

      于是,有了恨。碎蜂一直在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实力,期待有一天可以与夜一并驾齐驱。其实她只是给自己一个恨夜一得理由而已,需要吗?不需要吗?碎蜂不知道,她的必杀技是二击必杀,当然卍解她一辈子都没有用过几回。

      二击必杀其实对碎蜂的恨是最好的诠释。碎蜂从来没有真的想要杀死夜一,取代夜一,我们与情人吵架之后,有时候语言中总是留有余地的,碎蜂也是。这个阴冷的女人,瘦弱的身躯,狠毒的鬼道,但是她始终是为夜一保有余地,所以她用了二击必杀,其实她是对夜一的回来是有幻想的,再更进一步,她其实还是依赖着夜一。她的位置其实很尴尬,在没有名真言顺的家世背景下,只有靠冷酷,狠毒,行动力,去为自己争一席之地。十三队里最坚强的女队长,也是唯一一个时刻在最前线杀敌的女队长,碎蜂以敢作敢为,少言寡语印象征服大众。但是越是坚强的让人看见,其实越是想掩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柔弱,只有夜一懂得,也只有夜一辜负,一切的一切,尽在寒风中快步如飞的孤独背影里。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为,及尔同死。这首诗出自《诗经-谷风》,德音莫为,及尔同死,意思是不离不弃是美德,与君同死心相连。或许,这也是碎蜂对夜一得心愿吧。

      银色的暖秋——市丸银

      细腻的人才会笑意阑珊的看着周围,而不动声色。处女座的人往往细腻到深入骨髓,然后发现其实一切都已无所谓。9月10日出生的市丸银恰好赶上柿子熟了的好时候,于是这个男人在微笑杀人的背后,还做柿饼送给他人。当然,市丸银的微笑背后其实隐藏了太多的不屑,谁能看透他呢?这是个谜。当然有些时候,无须说话,温暖的秋季里有无数伤感的告别,但是只要有等待着你的人,你就有希望等到归期。

      秋入小城凉入骨,无人不道柿子熟。红颜未破馋涎落,油腻香甜世上无。或许市丸银更向往生活,而非杀戮呢?快要饿死的乱菊可能最了解这一点。一个喜欢吃,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的人,这个人其实充满了人性。他总是事不关己的样子,给人一副诡计多端的表象,他总是爱把话题脱离到是非之外,因为他总是被卷入是非之中。这个笑容匪浅的白皙男子,出人意表的充满了神秘感。奄奄一息的乱菊,给她生存下去的不是好的没边的浮竹,也不是好色浮华的春水,而是喜欢吃柿子的银,当然乱菊吃的也是银亲自做的柿饼。与其天天风花雪月,找歌姬弹唱,编造浮华的绯句,不如好好的享受生活。市丸银是个爱做柿饼给他人吃的务实的男人,他没有高贵的出身,只有浅浅的笑容,当然必要时他还有一把见血封喉的刀。土相星座的人,总是不爱浮华,实际而直接。所以他会微笑的说那句:射杀他,神枪。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但是我们看到了重点,那就是敌人的毙命。

      其实市丸银由始至终都知道重点,一切的真相。他是蓝染最信任的副手,也是唯一敢拿蓝染调侃的人。我曾经说过,或许死神这部漫画,笑到最后的是黑崎一护,但是我深信不疑的是,市丸银是由始至终都在笑的人。笑有时候会让人感到阴冷,但是当一个拿着亲自做的柿饼送来与你吃的人,他眯着眼,笑容可掬的看着秋天的枫叶,挂满黄色柿子的柿子树时,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暖暖的秋天。或许只有乱菊这个豪爽的忘记过去困苦的女人才懂市丸银的温暖,那种温暖伴随了她一个又一个秋季,所以当市丸银在黑腔里说对不起的时候,只有乱菊明白,那是一种过去美好的结束。

      乱菊说市丸银总是从来不告诉她,他的行踪。市丸银没有回答,因为他无法回答任何人满意的答案,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而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太多。当一个人不愿意说谎话的时候,这个人会逃避面对。他总是事不关己的态度,从开场就是一副乐悠悠,闲哉哉的样子,但是他每一句话都话里有话,甚至带着冰冷的尖刺,这一点,也是露琪亚感觉这个人可怕的原因。

      我毫不讳言的欣赏市丸银,其实很多被卷入风暴的人,没有人能逃脱出自己的宿命,无论是感伤,害怕,还是喊出一个又一个坚强的口号,都不如一种态度,那种态度叫做淡然。市丸银的淡然里包含着他的生活,他的过去,他的自信,还有就是他的不屑。他是那种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的人,他爱好散步,同时他的特技确是穿针。这犹如他这个人一样,往往给人一副闲散的样子,认真起来却一击中的,他用了一年就从真央灵术学院毕业,小小年纪,就能笑着砍翻第三席,他从来没有认真过,但是我们在最近看到了他瞬间13公里的惊人速度。他由始至终都是谜团。

      嘒彼小星,维参与昻,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诗经-小星》

      这首诗经中的《小星》,是乱菊与银的最好写照,或许当乱菊每每路过三番队的柿子树时,她会仿佛看到一袭银色的影子,划过秋季,那是一个温暖如春的秋天。

      一泓千年圣泉——卯之花烈

      初春伊始,总是无限希望的遐思。白羊座与金牛座的交界点出生的人,既有白羊座热心肠的肝胆相照,又有金牛座给人恒固不变的春风怡人。卯之花烈是典型的金牛座,不动声色的屹立了无数个春秋,却又内敛含蓄,默默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这个女人却是一个不卑不亢的狠角色,因为没有人能撼动她的威仪,当然也很少有人愿意侵犯她。

      插花与剑道其实并不冲突,当然身为女性死神协会的理事长,她往往是所有女性温暖而可靠的精神依托。但是这个依托,必须很强大。剑道最高段的花烈姐,数百年如一日的勤奋治人,她是所有神医美好寄托,因为她具备了所有神医都难以达到的治疗水平,当然也具备了所有神医不具备的强大武力。或许日本的近代医学之祖,那个在战国时期目睹着战火纷飞的曲直濑道三如果见到贸之花烈会心灵相通呢。在尸魂界的党派勾结,尔虞我诈中,花烈姐以不动声色的高贵涵养与良好素质为尸魂界服务了近千年。

      道德经有云: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在一个充满了血腥与阳刚的男人世界里,一个十分有能力的女人选择了低调而宁静的生活,甚至连蓝染在叛离十三队的时候没有选择与她交手,因为这个女人没有必要刀戈相向,因为这个女人有一种不卑不亢的威仪,所以没有必要刀戈相向。其实花烈姐与市丸银一样,都是现实到极点的人,她们深刻的懂得一切,所以选择宁静而美好的生活。她用自己的高超医术,依然征服十三队,当然这就够了。她唯一一次使用始解,也是为了治疗一大批死神。看看肉雫唼那憨厚的身躯,仅仅用了非常少的镜头来描述它的能力,但是这个能力救治了一大批倒下的死神。给予人们希望和生命的人,其实是最热爱和平的人,花烈姐不愿意与人产生纠纷,但是她拥有高超的语言技巧,和沉静如水的摄人气度,因此我们看到一些与她发生摩擦的死神,几乎没有人敢逾越她的雷池半步。

      躁胜寒,靓胜热,请靓可以为天下正。 ——《道德经》第四十五章。

      愿求清静无为的人,可以成为天下的君长。卯之花烈被我们尊称为花烈姐,一点都不为过

      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蓝染惣右介

      双子座的男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没有人知道两个极端之间是怎么过渡和变换的。但是恶魔和天使都会把自己隐藏的很好。5月29日出生的他,善于洞悉他人的内心,也善于玩弄和埋伏悬念。当然很多时候,运筹帷幄的人,可以用百年的时间,来运行一个阴谋。

      一个美妙的故事,都有一个主题;一个精彩的动漫,都有一个神一般的男人。蓝染无疑把死神的故事延续到了今天,蓝染不是哥,蓝染是一个寂寞的传说。到目前为止,蓝染的动机依旧是个悬念。他翻天覆地的制造了一个阴谋,然后把尸魂界的高手扰的天翻地覆,假面军团百年前全军覆没,百年后又是全军覆没。摘下眼镜之前,他永远一副温和可亲的样子,卷卷的刘海,厚厚的眼睛,一副好男人的模样,于是,他是真央灵术学院的特别讲师,于是他收到了所有期待温暖的孩子的崇拜,阳光洋溢着的百年,其实背地里一直孕育着的是镜花水月般的黑暗。那种彻骨的寒霜,把一切希望,美好,都理所当然的撕裂成一块块心痛的回忆。于是雏森桃痛了,日番谷冬狮郎也痛了,柏村痛了,吉良痛了,修兵也痛了,鬼道统帅成为了回忆,前任队长少了一大批,十三队至今还缺了一角。他背叛了所有信任,但是他却有足够的理由去承担寂寞,有足够的信仰推动他眼里的未来。

      天空呢,其实是无色的。它并没有欺骗你。你只是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蓝染惣右介

      蓝染给雏森桃的回忆是数十年的美好,一个人可以伪装和演戏多久呢?谁让蓝染拥有的是最可怕的镜花水月,可以制造美好给别人呢?

      彼泽之陂,有蒲与莲,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诗经-泽陂》

      蓝染在雏森桃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人,让她朝思暮想,心中流泪,但是她坚强的选择欺骗自己,无非是想永远的相信。而蓝染的那一刀,狠狠地一刀,让这个故事注定要有悲剧。

      十仞的悲剧,市丸银的悲剧,东仙的悲剧,蓝染自己的悲剧。一切仿佛都是宿命。从开始就看到了结局,但是我们依然期待过程。

      蓝染倒下就意味着故事基本已经结束,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个人倒下。当眼镜摘下,头发往后梳理,我们看到了一个夜虚宫里黑白的背景里,一个空旷大殿的王座。那个主宰着一切的男人,已经看不到了风花雪月,因为就像他的解放语一样:碎裂吧,镜花水月。一切碎裂后,没有雏森桃的花瓣般的容颜,没有四季的变化,没有了五番队队社的屋檐和水池,只有冰冷的月,这个月亮尖锐,却永不会圆。这注定了蓝染一别,永难归还。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诗经-小星》

      市丸银与蓝染正好凑齐了诗经中《小星》的全部诗句……

      其实蓝染的笑容很忧郁,就像碎裂后的镜花水月,美好的只是支离破碎。

      樱花之殇——朽木白哉

      每一个冷静而表情木讷的水瓶座男人,都是非常顾家和洁身自好的好男人。朽木白哉把水瓶座的冷静与与精神的孤独发挥到了极致。当樱花飘落的漫天绯红,朽木白哉静静的坐在屋檐下,喝着茶,眺望着远方。但是他的樱花是没有颜色的,因为他的樱花已经逝去,在回忆中凋零,留下给他的是永恒的孤独。他的高傲,冷漠,家族感,其实让人心痛,他可以拼尽生命的去战斗,为了尊严,也为了他没有可以再值得留恋的东西。

      朽木白哉少年时的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像是被宠坏的少爷。多年前看一部张卫健主演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我每次听到蔡卓妍所扮演的仙子死去变成一粒花种所播放的歌曲时,我总是心里被揪的很柔软。人只有失去后,才会痛彻心扉的珍惜,但是那时候总是回味的只有回忆。回忆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年少轻狂的日子,一懂事就结束了,白哉的少年般灿烂轻狂的心,也早早的逝去了。

      一个高贵的贵族,娶了一个美丽的灰姑娘,那个穿上水晶鞋的美丽女子叫做绯真,但是白哉看到了过程,却猜不到结局。他那时肯定是拼尽了全力去对抗家族的规定,才能够娶来这个平静优雅的女孩子吧。看过剧场版的人,都看到了那时候沉浸在幸福中的白哉,色彩斑斓的庭院,美丽温柔的绯真。可是命运多舛,一边爱,一边走的白哉已经成为绯真的信徒,或许白哉想就这样走一辈子,可是谁能够知道以后呢?

      我们没有听过白哉的心碎,白哉仅存的一点温柔,也是绯真遗留下来的心愿,于是白哉在父母的坟墓前立誓永远不会再破坏家规,只为了能够完成绯真未完成的遗憾。露琪亚总是看着白哉沉默不言,她一直也不知道白哉为了把她接纳进朽木家而付出了多少努力。当然白哉也没必要让她知道。就像我没必要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了解原创文章多费精力一样。有些事情不用说,说了也无益,白哉不想表示什么,因为他最爱的人已经永远的睡去。我不想和某些人攀比写的东西怎么样,因为我只是在写我心目中的十三队。

      诗经有云: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 ——《诗经-正月》

      有人在的地方总有流言蜚语,我从昨天凌晨一点开始原创,第一篇帖子连主题都被删除了,然后再发,等审核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了。中午起床接着原创,我以前读诗经,看过一篇名为《正月》。六月大雪霜降,我心忧伤,民间谣言纷起,沸沸又扬扬。于是有人说我不是原创,由此可见,朽木白哉当时也要面对人们无休止的指责和谣言诋毁。

      但是白哉既然选择了选择,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于是我们看到了双极之巅,那个执意要让妹妹受刑的男人。那时候白哉已经别无选择。死去很容易,但是活着却很难,尤其每个人活着却有时候别无选择。于是白哉必须用行动,主动的行动,来证明家族的荣耀。樱花花瓣飞舞漫天的时候,白哉心里的感受会是怎么样的呢?在双极之役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有选择的战斗,为了规则,宗法,为了六十四室的命令。

      朽木白哉那个时候总是出现在最前端,第一个维护六十四室的命令,他别无选择,他代表了一个家族。

      我们不知道白哉为什么总是如此冷静与沉默,近乎无情。但是有意无意中,他总是尽力的补偿着朽木露琪亚,那是绯真的遗憾,也是他对绯真的遗憾。千本樱本是灿烂绚丽的,白哉的内心曾经也是如此。但是我们看不到绯真,就无法窥探白哉的内心。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诗经-燕燕》

      轻盈的燕子双双飞,一前一后紧相随……白哉或许也很期待有那么一天,能和绯真团聚吧。像一对轻盈的燕子,无时无刻的紧紧相随的飞翔在朽木家,那个美丽而充满回忆的庭院

      最后的武士之魂——狛村左阵

      其实粗犷的背后谁说就一定是肤浅与鲁莽,8月23出生的狛村左阵是一个温和可靠的的伙伴,身先士卒,从不苛求别人,最终他寻求的就是忠义二字。当然身为处女座的他,其实是一只狼,但是我们不能吝啬我们对他由衷的称赞,他确实一条好汉。

      狛村左阵

      狛村左阵没有始解语,因为他每次出手几乎都是拼进全力。作为一个冲锋陷阵的英勇队长,他没有太多的理由,也没有复杂的心理活动,只为了忠义二字,便可以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他并不是一个莽夫。

      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论语-子路第十三》

      这句话是对狛村最好的诠释,他平时庄重,做事严谨,待人忠诚,虽然是异类,但是他却没有放弃一个人应有的道德准则。他是一个仁义之者,虽然平时并不出彩,但是我们总是能看到他庞大的身躯,毫不犹豫,无需多言的站在自己的位置。

      武士之道,在于看透了死亡,为了君主可以牺牲舍命。狛村完全的做到了这一点,而且他的路程却比任何人来的都曲折。作为一个异类,他始终都有自卑的感触,但是他坦荡面对。

      “说来惭愧,正如您所言,老夫是个如蝼蚁般微不足道的男人。”(出自漫画327话)

      狛村其实是一个谦虚的人,他没有白哉的那种孤傲,也没有春水那种不羁,他总是清醒的认识自己的价值,但是在别人需要时,他却可以给人以温暖的回应,使人觉得可靠。

      “如果你无处可归,老夫就当你的后盾!(出自漫画386话”

      这句话我们不会从一切隐于心底的白哉口中听到,也不会从温柔和蔼的浮竹口中听到,他们都不会说那种话,只有狛村会说那一种承诺,一种给人以干就干了,舍命陪君子的硬朗气度。

      他是一个优秀的武士,也是尸魂界里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有武士气度的队长,当他面对一个疯狂的,背叛自己的朋友时,他会说:“在老夫心底,早已原谅了你了。”最后东仙是被修兵给捅了一刀,而不是被东仙伤的最深的狛村。

      轶轶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

      ——《诗经-斯干》

      或许狛村的愿望仅仅是东仙能够回来,他从来都当他是自己的兄弟,可惜有些事情,无法再回头了。东仙和他,或许早已了然。

      红尘中独醉的浪子——京乐春水

      队长里唯一一个身披红色羽织的男子,以其放肆不羁的格调,与贪色好杯的糜烂生活深深的引起了大众的注意。当然这个不好战的老男人是一个真实的小人,也是温柔的前辈。一个巨蟹座的人,虽然贪恋着花花世界,但是内心却拥有着无比的温柔。这种温柔不是天真烂漫的少年能懂的情怀,也不是矫揉造作之辈能做出的格调,那是一种对人生顿悟的内敛,他的洒脱无人能及,他的酒量或许也是无人能及的。

      一个人喝醉了很容易,这个红尘里多少庸俗燥郁之辈天天在酒场里翻滚,然后麻痹自己,甚至借酒耍痴,不知所谓。但是春水大叔贪杯却不醉,三里樱花陪衬,一壶清酒,满觞而饮,微醺的看着天空,然后闭目微笑。这是一个懂得喝酒的人,他把人生当做一场游戏,只是因为看得太深,酒过三巡,微醉之际,他能够更清醒的看到这个嘈杂的红尘,他微笑,不是因为醉了,而是释怀了。

      作为真央了灵术学院第一个毕业的第一任队长,看到了多少人,来了又去了,高高兴兴的到队舍里报道,然后一天天成长,然后走了,散了,死了。历史总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划分出一批批人,这批人有自己的感情,人生,憧憬,但是他们抵挡不了时间的进程。最后被卷入了轮回。春水是一个非常懂得其中道理的人,但是他却没有那一腔热血,他要的只是任意洒脱的生活。

      他上级贵族京乐家的次男。原本具备了擅长武艺的血统,但因为他讨厌练习武功,老是四处闲晃,只好被强迫进入真央灵术院就读。没想到踏进这个圈子一步,酒过回首,却已千年。

      山本队长形容他:抵挡不了女性,举止轻浮,但心思缜密,比任何人都了解人情世故。一旦战斗时便展露超群绝伦的力量。

      请大家记住,他是一个原本具备了擅长武艺血统的贵族,他讨厌练习武功。可是他确实是天才。能让山本队长如此的评价他,难道谁还有异议么?

      厌恶力量的人,不擅斗,那么这个人肯定是热爱和平的。当一个元老级的人,看着尸魂界尔虞我诈的斗了那么久,死了无数人,消失了无数人,队长也一批批的更替交换,他会做何感想呢?当他出场时,七绪无奈的给他撒花,一副俗气做作的样子。当他喊着“lovely,lovely小七绪”的时候,七绪把剩下的花瓣倒下,把框砸到他脑袋上。这是唯一一个副队长敢公然在队长脑袋上动手的事例。但是春水根本不在乎什么自尊心,什么队长的威仪,他穿着粉色的羽织公然的第一个对旅祸防水。他是唯一一个有资格,敢违背山本队长命令的人,茶渡当时自信满满的一击又一击,以春水的资历,无须动手,光用灵压就可以把茶渡碾成一堆腱子肉。可是春水防水之严重,甚至公开带头去和他的老师交手。可见一个醉客,醉的直是他的意,可是清醒的却是他的心。他早就知道了不寻常的地方,所以一直伺机寻找能够解开疑团的机会。规则对他来说,只是一场应付的公文,他明白做队长是要有一个理智的底线的

      到了空座町的天空上,他不用卍解就解决了第一号十仞,可是他的斩魄刀解放后竟然也是一场游戏。可见从他的灵魂深处,就是讨厌暴力的杀戮的。可是矛盾的是,他没有选择,他是一个真正的小人,坦荡荡的可爱的小人。可别想当个乖孩子啊,不论借人人情,还是欠人人情,只要战争一开始的那瞬间……任何人都是罪恶的”

      这句话说的很清楚,他说出了战斗的本质,一切斗争的本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欠谁的,只要战争开始,所有人的手都不再是清白的,都是罪恶的。战争本身也是罪恶的。他早早的看透了这一点。

      “……被规矩所牵制,而舍弃胜利,是小喽罗才做的事,身为队长可不能这么悠悠哉哉的”

      他深刻的明白,虽然人没有选择,但是每个人有立场,只要战争开始,成王败寇,那么既然选择了,就要达到目的。可是战斗到最后又能怎么样呢?他还是一次次的饮醉自己,红尘里只有他懂得什么是嘴,如何才能够醉到恰然。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走向灭亡的促织——东仙要

    [1] [2] 下一页

[更多]死神杂文